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元古齋

獨立藝術品收藏鑒賞評論家●樂陶居士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乐陶居士杂谈混水摸鱼--兼谈衙门一缕烟  

2012-08-30 17:28:39|  分类: 原创乐陶随感杂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乐陶居士杂谈混水摸鱼

         --兼谈衙门一缕烟

 

 

有人觉得过去我们的中心工作主要是抓经济、促发展,而且还是摸着石头过河,在这社会大转型期间,过去有一时期,管理秩序确实是比较乱的,在这经济大发展时期,这水确实还是有点儿混的,所以有人们就会混水摸鱼,就会乘机捞一把,从中捞取不正当的利益。可能这些人认为:有权不用,过期作废,不捞白不捞。其实想捞一把的人,可能已经不是个别人,说句大实话,这部分人眼睛红得已经象兔子,甚至红得完全象条狼,我曾经用这二个比方,公开形容过为我配套工作的二批人,结果这二批人没过几年全完蛋了。

试问:要说这乱,现在难道会有开国初期那么乱吗?开国初期,国民党残留兵匪在有的地区,特别是西部山区横行,没几年,不是给解放军给全剿灭了吗?所以讲,有时候也只有大乱,才能够得到大治。或者讲,大乱之后,只能大治。

再试问:要说这乱,难道现在会有十年动乱时期乱吗?十年动乱时期有多乱,我们这代人是亲历过来的,当时的社会管理基本已经没有了秩序,我亲眼看到过红卫兵用发令枪,给走资派玩假枪毙的,结果把走资派吓了个半死,学校后门就通我家,所以我经常去看被打到关押的走资派。

我家就住在革委会旁边,后面就是学校,我亲眼目睹了革命委员会一批一批的换人,一批一批的人上台,又一批一批的人下台,记忆最深的是一位革委会主任打倒后被批斗,脖子上挂着一块木牌,批斗完了之后还被游行示众,这位下了台的革委会主任边走边喊:下次我“解放”了,如果我再当干部,我不是爹妈生的,是乌龟王八蛋养的。可是没有多久,这位革委会主任又被“解放”了,他用同样的方法,去对付当时批斗他的人,好象当时游街时的发誓早已经忘记了。

记得当时有一位知识型的革委会主任,在被批斗完了之后,买了几根甘蔗给我们几个邻居家小孩吃,由于他当时是个被批斗“反动派”,我们几个小伙伴起初都不敢接,因为这涉及到阶级界线问题,但在这位被批斗的“反动派”的诱惑下,最后我们几个小伙伴还是忍不住,接下了甘蔗,偷偷吃了,这位革委会主任心态很好,后来“解放”后也不去报复整人。

我家隔壁邻居是位革委会的文书,他见人始终是点头哈腰的,好象是傻呼呼的,但就是这样傻呼呼的人,不管是谁上台,也不管是谁下台,都没有他的份,但是革委会的印把子,一直掌握在这位文书的手里,他只管盖印章,正是因为他的这副傻劲,没有人注意他,所以一次也没有被整过,长大后我才明白,其实文书这才叫大智若愚,其实这位文书是个知识分子,水平应该说比造反派强得多了,这副傻劲完全是装出来的,我到现在还认为这种活法可能也太累了,但在那个特殊年代,可能也算是明智之举。

我父亲在那个时代,曾代理过一个部门的革命小组长,后来也被批斗了好几回,关了好长一段时间,吃了不少的苦头,是他最信任的小兄弟名兴反水检举出卖了他,为了表示划清界限,这位叫兴的小兄弟在公开场合还骟了我父亲好几下耳光,在这之前,兴平时隔三差五到我家来吃饭,当时完全是六亲不认。正由于我父亲的原因,当时我初中毕业后,没有能够直接升学上高中,当时我只有十三周岁,不上就不上吧,反正当时学校也学不了多少。高考恢复后,我参加了中专考试,数理化、语文、政治五门成绩满分500分,我考了425分,平均分数达到了85分,当时属于我们地区的高分,但最终没有被录取,后来才知道,由于我父亲当过小组长,当时政审没有通过。

我的母校知道这情况后,校长特批我上高中,要求我的目标是北大、清华,虽然又重新上学了,但经过了人生的第一次残酷打击后,那时只有十七、八岁的我,心已经是完全冰凉了,到了高考时,我主动放弃了,连名都没有报,为此当时学校领导找我谈了好几次,并以学校的名义保证,政审绝对不是问题,责任全部由学校负责,但我最终还是放弃了,我不想再去揭这个刚养好的伤疤,因为我自己知道,当时的我没有经历过多少磨砺,实在是经受不起再次这样的打击了。

高二时学校选成绩好的同学进拔尖班,文理科的老师都来做我的工作,由于当时理科吃香,当时初中成绩好的同学都已经考取中专了,因为当时中专毕业就算是国家干部,其实目前很多省级机关的骨干都是当时的中专生,所以当时农村小镇的中学毕业生,几乎都会去考中专,没有考取中专的才会上高中,最后我是以理科第一的成绩进入了理科拔尖班,当时我们拔尖班有一大批同学考取了北大、清华、复旦、浙大等当时的三十六所重点高校,我们拔尖班当时的任课老师,除了语文老师年纪大了以外,全部提拔当了校长、副校长或是教导处主任了,结果学校教育质量从此一落千丈。

所以说,再乱的十年动乱,通过后来的拨乱反正,在短短几年内,社会秩序很快得到了扭转,十年动乱很快就结束了。整个社会重新进入了正轨。当然十年动乱时期那种运动式的革命,我们绝对不会允许再发生了,但是革命总是还会有的,对贪污受贿等违法犯罪分子的革命,不管是过去、现在、还是将来,为了保持共产党的纯洁性,国家对贪污受贿等违法犯罪分子,肯定是会继续革命的,肯定是会继续依法查处的。

其实共产党最讲认真二字,现在中央和地方各级都讲认真了,反腐败不只是喊喊口号,讲讲形式了,有的地方完全是动起真格来了,看看广东的动作,大家就会明白了,说明反腐败的斗争已经局部进入了战略反攻阶段,在局部地区已经真正打响了,虽然说目前全国还外在相持阶段,但打开网络,翻开报纸,反腐败斗争的势头已经是不小了,我们经常能看到这样的报导,不少呼风唤雨的人物被双规了,不少带着光环的人物跳楼了,不少头面人物进去了,还有不少风云人物畏罪出国逃跑了,当然还有个别象许三多的风云人物被处决了。在反腐败斗争相持阶段,正能量已经开始主动出击了,不知到了全面战略反攻阶段形势发展又会怎么样,我想这个动作肯定会比现在还会要更大些。

如果读点历史,我们就会发现,其实在中国历史上,每个朝代都发生过类似的贪腐情况,但是历朝历代都是不容许大规模贪腐发生的,朝廷肯定会采取果断的反制措施,历史是多么惊人的相似,但历史又不会简单的重复,欠了的债总是要还的,但是还债是要还利息的,而这个利息是要用人的尊严、人的自由去还的,甚至可能还得用人宝贵的生命去还的。

当然,不管是现在,还是将来,肯定会有一部分违法乱纪的人,会在反腐败斗争中漏网,但漏网之鱼这个利息也是要还的,只不过其还利息的方法与被查处的人物不同,这部分人是要用良心来还的,用余生的不得安宁来还的,可以肯定的是,即使是漏网之鱼,也必将会是在提心吊胆中度完余生的,所以这个利息的代价也是很高的,甚至会高过因腐败而被判刑的人,因为徒刑是有期限的,而漏网之鱼还利息的代价是永远没有期限的,可以说是个无期徒刑,这部分人一直要防守到生命结束,一直要紧张到生命终止,如果说期间一旦风吹草动,这部分人就会坐立不安,就会寝食难安。

     所以说,不管是在什么时候,不管在什么情况下,千万不要去混水摸鱼,不义之财千万莫要去伸手,要知道这混水总有一天会变清的,这是最基本的自然规律,更是最基本的历史规律,如果说一旦伸手了,这个利息总归是要还的,但这个利息的代价是不是也太大了些,这个利息的成本是不是也太高了些。所以说君子爱财,应当取之有道,不义之财千万不要去想,更是万万不能去伸手。还是象我这样,业余时间多学点历史,多学点鉴定文物的常识,休假时间去检点旧货,去淘点宝贝,吃到仙丹算是赚了,吃了药算是交学费了,不管是吃仙丹还是吃药,都是自己的事,心安理得,久而久之,想交学费反而变得困难了,交不进去了,当然偶尔交点也是正常的,因为人不是神仙,不可能包治百病的,所以淘宝也是这个理。

     古人说:衙门一缕烟,手艺万万年,或者是农民万万年,衙门一缕烟。至少我家从小是这样教育我的。但就是还有这么多人不信这个理,我行我素,为所欲为,结党营私,排除异己,横行霸道,鱼肉乡里,腐化堕落,甚至有的过去私底下的潜规则,已经公开代替了显规则,堂而皇之登上了大雅之堂,如果有朝一日,风向转换,这个东风肯定是会压倒西风的,要知道老天是不可能老吹西风的,这东南西北风,一年之内总是要转换的,一旦风向逆转,有的人的恶行可能会败露,其结果只能是落得个身败名裂的下场,或双开,或坐牢,甚至还有被杀头的危险,就在最近的几年里,我已经见证了好几批这样的人,这批人里有我的多位顶头上司,有我多年的协作伙伴,还有和我一起进门一起成长的同事,这几十位原本都风风光光的人物,除了少数几个实权人物数额大点外,绝大部分人只贪了区区几万元、十几万元钱,就为了这区区几万元、数十万元钱,一旦真的认真、较真起来,都是可以上高压线的,都是可以实行专政的,到那时风光也到头了,可能再也没有机会去享受风光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作者:独立艺术品收藏鉴赏评论家   乐陶居士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2.08.30.

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168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